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我不担当与阿谁

发布时间:2020年03月10日 文章来源:作者:高一7班 杨子旋 点击数: 字体:


     湛蓝的天空中挂着一颗红日,下面是路边的楼房,都住着形形色色的居民,其间有一少年,头戴黑帽,手叉腰间,将球向一扇门尽力地踢去,那球却将头一扭,反从窗户口逃走了。

     不一会儿,一位体态丰腴的妇人气势汹汹地冲了出来。指着少年破口大骂,少年见来者不善,竟将事一股脑地甩给了妹妹。可怜了妹妹,年仅六岁,飞来横祸。

    “哥哥真羞,男子汉大丈夫敢做不敢当。”

    在燕的呢喃声中,四季轮转。眼前,少年褪去了稚嫩的模样,梳着寸头,穿着白色衬衫。二十出头,正值花一般的年华。他挺着身板,手里握着一张纸。面对沙发上不容反抗的母亲,他再也忍不住。

    “妈,你为什么就是不肯让我去呢?当初让我学医的人是你,现在反对的人也是你,你到底想让我怎做?”

    “我当初想让你学医,无非因为这是个铁饭碗,现在我不让你去也是为你好!“

    “好,好,好,您都是为了我。”

    少年摔门而去。原来少年今年过年回家之前,武汉爆发了新型冠状病毒——一种靠唾液传播的传染病。少年满腔热血,从学校申请,自愿前往。可少年的母亲却担心他,说什么也不肯让他,两人争执不下。

    几个小时后,少年一如既往地与母亲一起吃着晚饭,只是没了爽朗的笑声。母亲认为儿子心灰意冷,长出一口气。饭后,在母亲看电视的时候,少年蹑手蹑脚地走到母亲面前,蹲在母亲腿边,像个打碎花瓶犯错的小猫。

    “妈,今天我说话有些冲您别怪我。”

    “你的脾气我还不知道吗?只要你能老老实实待在家,你干什么我都乐意。”少年愣了一会儿,低下了头,声音低沉。

      “妈,我考虑了很久。我真的想去,虽然我只是一个学生,但我已经学习了专业的知识。我能帮上忙的。“

    见母亲沉默,少年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"反正我以后也是要从事医生的。这样的场面肯定屡见不鲜,与其等到那时手忙脚乱,还不如趁现在锻炼一下,您说是不是?”

    "而且有了这次志愿经历,那我也是为国奉献过的人,以后的工作还愁?妈,就您说,你儿子那么有担当,您以后还愁我找不到女朋友?“

    母亲被儿子自恋的话语逗笑,知道儿子的倔脾气一发作,自己也无能为力,长叹了口气,拿起那张皱巴巴的纸。

    "你要是不给我好好地回来,你看我怎么收拾你。”

    少年开心的像个孩子,连声答好。

    我不敢相信眼前这个人是我的哥哥——那个曾经敢做不敢当的哥哥。现在的这个男人,宽厚的肩膀上任重道远,宽广的心胸间碧血丹心,他的言行举止中透着的更是责无旁贷。难道,时间真的有斗转星移的力量?

    蓦然,高中时代的少年正站在家门前的樱花树下,望着树上嗡嗡忙碌的蜜蜂们,看入迷了。而发现自己养的蜜蜂不见的妹妹急冲冲地跑来质问他。

    “哥,我的蜜蜂呢?”

    “哦,你看,樱花都开了。”少年的眼眸中星子在无意中闪,刹那间芳华尽现。

    时间只会造就外表的成熟,而责任感与使命感才是心灵的催熟剂。在这病毒肆虐的日子里,蜕变的少年翩然展翅。也许曾经的他懦弱而渺小,但学生时代渴求的梦想,向往的远方从未泯灭。

     我不知道有多少儿子,哥哥,初长成的少年踏上这程逆旅。他们带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闯劲,携家人的牵挂上路。没有人会在正面战场中看到他们的身影,甚至他们奋斗的汗水。少年们披上“为己”的彩衣,以遮掩自身的雪胎梅骨,从而满足母亲所乞求的“平凡”。可是哪有人会愿意在死亡之崖的边缘来回试探,却只是为了那连平地上的都长着的红果子?最终趋使他们的唯有的担当二字。在国家危机时刻,放下小我。披上五星红旗的这一刻,我们只是中国儿女。我们的同胞饱受病痛的折磨,这一刻我们的使命是“为国而战”。

     所谓长江后浪推前浪无非是一代人守着一代人,前仆后继。在这个危急关头,新生力量涌上前去学着父辈的模样镇静下来,勇立时代潮头,义不容辞,解囊相助。

     中国青年是一棵树,站成永恒,一半洒落阴凉,一半沐浴阳光;中国青年是一只鸟,飞越永恒,向西逐退残阳,向北唤醒芬芳。五四运动吹响了青年崛起的号角,而今天青年们踩着新型冠状病毒的鼓点再出征。国难当头,青春之力汇成生命之河,这条护国河——暗流涌动,朝气蓬勃,水击三千,浪遏飞舟。

     隆冬已过,暖阳将至。

    “家门樱花欲开放,树上蜜蜂待出巢。不待扬鞭自奋蹄,我不担当与阿谁。”

 


【收藏】 【打印文章】